任志强:我与多位体制内高层有私交但都装作不认识
2018-01-13 12:18:53
  • 0
  • 0
  • 1

任志强:我与多位体制内高层有私交 但都装作不认识

分享到:00

2013-03-12 10:49:47字号:A- A A+来源:《人物》杂志

关键字:任志强红二代潘任美共产党任志强认识高层任志强私交共产党员任志强任志强专访高干子弟企业家谈政治

春节期间,微博上演了一出夺人眼球的“各路诸侯大战潘任美”跨年大戏。此“潘任美”并非《杨家府演义》中的“潘仁美”,而是华远地产的任志强、SOHO中国的潘石屹和张欣夫妇三大巨头。“潘任美”分别被网络质疑“涉嫌利益输送”、“涉嫌国有资产流失”、“涉嫌洗钱”、“民企出逃”等罪名,任志强等在微博上虽有零星回应,但对于一些重要疑点,则是回避为主。

华远地产的任志强一向以惊人言论出名,被称为“任大炮”,《人物》3月刊登任志强专访,主题为“强悍”。这是在“潘任美”微博战后任志强第一次在媒体上表示自己的立场和信仰,并为自己说话。

《人物》文章称,任志强先生身份复杂,他既是“红二代”,又是体制的尖锐批评者;他是国企领军人,又高喊“消灭国企”;他信仰共产主义,又认为实现它的途径只有“民主”、“宪政”与“市场经济”。他是精明的现实主义者,也是忠实的理想捍卫者。

任志强接受专访称,“在真正突破底线时,我会听从党,如果不让干,就不干”

任志强接受专访称,“在真正突破底线时,我会听从党,如果不让干,就不干”

以下为全文:

1951年,任志强先生出生在北京的一个高干家庭。父亲任泉生,时任商业部副部长,母亲李秀亨,在“文革”后期担任北京市二商局领导,主管北京的烟酒副食品供应。作为标准的“红二代”,他生活在极具政治色彩的大院:高墙、警卫,食堂、澡堂,一切自给自足。他有天然的骄傲感与优越感。

1968年,父母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主动为任志强办理了下乡手续,没有读完初中的任志强被分到条件最为艰苦的延安。插队半年多,18岁的任志强在劳动中摔断胳膊,为保护革命后代,通过关系,他参军入伍,加入了38军某步兵团。这是解放军的一支王牌部队,战绩辉煌,号称“万岁军”。“文革”时,很多高干子弟都在这支部队中服役。

但1971年的“林彪事件”让他开始怀疑以往的信念:“为什么前一天还是接班人,第二天就变成反革命了呢?他告诉记者,在“四人帮”后期,他曾经将一大批武器弹药偷偷运进山里的某个训练基地,“如果不打倒‘四人帮’’我们就上山打游击了”。

1981年,任志强复员回京,选择去一家劳动服务公司,和同事卖油条、开理发店、电器修理铺。后来他成为北京第一个租用军用飞机从沿海运电子设备的商人,当时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的设备都是任志强提供的。

在华远工作未满一年的任志强,因涉嫌“贪污”被捕,许多战友都跑到任志强家里说情。后来,母亲告诉任志强,听到战友的请求时,父亲一言不发。“我不觉得他应该救我,我要有问题我就该判刑,没有问题自己能出来。”任志强说,“这是我父亲做得很好的一件事情。” 任志强继承了父亲极强的原则性和责任感,还有大男子主义。父亲送他的唯一件结婚礼物,是一双自己穿不下的旧皮鞋,41码。

当外界说他是“红二代”、“官二代”时,他几乎跳起脚驳斥:“我父亲从来不管我,他不会为我做任何事情,我也不会依靠他。有些人怎么不动脑子想想,按说当年他那么大权力,那为什么不把我救出来?”

在羁押期间,任志强通读了《法学概论》,成了半个法律专家。他和另外6位党员成立了党支部,因为“有些刑事犯人太坏了,党员要团结起来对抗”。经历14个月的调査,他被无罪释放。市检察院提出两点要求:第一,任志强不得上告;第二,安排某检察官的妻子进入华远工作。

“无所谓了,我没有时间在这上面浪费。”任志强向领导表明态度,“我还要跟着党走,娘打孩子也有打错的时候。”

对外人,任志强从不介意提这段经历,讲述时常有自豪感喷发:“能进共产党的监狱而无罪释放,应该说是一件很英雄的事情。有本事你也进去一趟试试。”

同时,他有了深刻的认识,“抓你也没错,放你也没错,我们的政府是不会承认自己错的。就是因为我被抓过,蹲过一年多监狱,思考很多,先要保护自己的安全,我知道这个社会不够好,这个制度也不够好”。

任志强从事的房地产行业是违法事件的高发高危领域,但在华远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上一直坐到60岁退休,他始终平安无事。

对此,任志强有着自己的解释:“该妥协的时候我会。就是大道理我能分得很清。”随即,他跟记者谈起褚时健等一批落马的国企高管,这群人“像镜子一样”时刻提醒他不要犯错,“他们多半在政治上犯了错误,少量才是经营不善”。

1996年,作为国企领导人的任志强年薪就近700万,全国排名前三。他第一时间在华远召开党委会,让所有党委成员签字认可。“这相当于找到了一个保护伞。”任说。果然,很快,组织派人调查他的高薪时,任说:“这不是个人决定,组织认可了。”

在华远,任志强要求员工每天看《新闻联播》,时刻了解中国的政治动向。“在真正突破底线时,我会听从党,如果不让干,就不干。”任说。80年代末的游行,华远没有一位员工参与。

对于官商关系,任志强特别警惕。作为“红二代”,他的初中辅导员是王岐山,他称自己与体制内的多位高层都有良好的私交,有些人是“推开办公室门一起下盘围棋”的朋友。但他同时强调,做生意从来不会动用这些私人关系。

“我不需要找这些人,假装不认识。一些人做这些事,是低能。我叫敝5本事。”任志强阐释背后的逻辑,“让他们给你办事可能害了他,他批了条子,违反纪律,出了事也会害我,所以我不害别人也不害自己。我们也不能确定这些官员哪个会倒,所以绝不是靠某一个人。以人为标准的,从毛主席到林彪都出现过问题。”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